中材裝備制造 高嶺土公司
技術裝備研發 裝備制
中國已控制電池關鍵組件市場 日企被迫放棄
來源:參考消息網 2018-05-21 14:04  點擊:
  
外媒稱,兩位知情消息人士稱,中國天齊鋰業接近以約43億美元收購智利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SQM)24%股權。SQM是全球最大的鋰生產商之一。
 
據路透社5月15日報道,上述消息人士稱,天齊鋰業尋求從加拿大肥料商Nutrien Ltd (NTR.TO)手中收購SQM股權。
 
Nutrien必須在明年3月以前出售在SQM持股,這是Agrium和薩省鉀肥公司合并組成Nutrien時,其對監管機構做出的承諾。Nutrien持有SQM約30%的股權,SQM也是肥料生產大廠。
 
路透報道該消息后,SQM的B股SQM_pb.SN一度跳漲6.8%,達到四個月高位。Nutrien股價延續漲勢,觸及近兩個月高點,收盤漲2.8%至66.5加元。
 
按14日收盤價計,SQM市值為148億美元,以此計算,天齊取得這家全球成本最低的鋰生產商的股權,將支付約22%溢價。
 
中企紛紛瞄準海外鋰礦
 
“中國企業正在世界范圍內加速收購鋰資源。”《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11月18日報道稱,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中國政府更是提出了逐步淘汰燃油車轉而使用電動車的方針,因此要確保作為核心零部件電池的原料充足。在這一勢頭的帶動下,鋰價已升至史上最高水平。
 
日經報道稱,中國大型車企北汽集團正著手與在資源開發行業擁有巨大影響力的智利政府組織CORFO進行談判,拿出了包含鋰開采、電池制造、電動汽車組裝等內容的產業振興方案。中國最大的電動汽車制造商比亞迪公司也開始在智利布局。據當地媒體報道,比亞迪一位相關業務負責人表示,該公司將設法在鋰業務上與當地企業協作,同時計劃直接投資。中國鋰化工行業巨頭、成都天齊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已經收購了智利化工礦業公司(SQM)2%的股份。根據路透社2017年11月的報道,金沙江資本也在聯合他國企業競購智利鋰生產商SQM(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的股份。
 
日經報道還列舉到:中國長城汽車此前與德國寶馬啟動了合資生產純電動汽車的談判。該公司也決定向澳大利亞鋰礦山開發企業Pilbara Minerals出資3.5%。目標是獲得2018年開始開采的鋰礦的購買權。此外,天齊實業也收購了澳大利亞泰利森鋰業(Talison Lithium)。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今年3月13日報道稱,中國最大電池制造商收購了加拿大魁北克省一個鋰礦項目的控股權。達成這筆交易之際,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TL)正在迅速擴大電動汽車電池產量,其目標是到2020年成為全球最大的電池制造商。
 
《金融時報》今年2月24日報道分析稱,中國的電動汽車供應預計將是全球鋰需求的主要推動因素之一。高盛預計,到2030年,中國供應的電動汽車將占全球的60%,高于2016年的45%。
 
南美和澳洲是鋰礦資源熱點
 
從中企在海外的鋰礦業務分布范圍看,以南美居多,尤其是智利。
 
《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12月18日報道分析他們都選擇智利的原因:中國是全球四成以上的鋰資源的消費國,美國地質勘探局的調查顯示,智利的鋰資源儲量占全球的20%。在試圖獲取更多鋰資源的中國企業中,有一半在智利開展業務,而將目光投向整個南美的則占到了2/3。另據路透社4月6日報道,南美的鋰三角是產鋰成本最低的地方。該地區的鋰儲量約占全球的三分之二。
 
但中企在南美的收購也是困難重重。
 
路透社5月15的報道中就提到,天齊鋰業購買SQM股權可能遇到阻礙。智利前政府3月要求反壟斷監管當局FNE介入,阻止將股權出售給中國企業,稱那將扭曲全球鋰市場,并讓中國在取得戰略資源方面獲得不公平的優勢。FNE要在8月前決定是否啟動調查,且時間有可能延長。路透社稱,SQM和天齊鋰業未回復置評請求。Nutrien則不予置評。所有消息人士均不愿具名,因交易細節非公開,且他們還提醒指出是否能達成協議還不確定。
 
路透社4月6日的報道也指出,智利尤其難辦,該國把鋰資源和擴產配額優先提供給SQM、Albemarle以及最近加入的智利國營銅業公司(Codelco)。智利還嚴密防止礦商新進入該行業,鼓勵他們與已經存在的公司做生意。路透社稱,“中國人一直難于在智利的鋰行業獲得重要立足點。”
 
但除了南美,中國企業也在其他地區大舉尋找供應,過去一年已與澳洲、加拿大和非洲等地的礦商簽訂了多項協議。
 
《日本經濟新聞》的報道就指出,在南美,主要通過日曬手段獲得蘊藏于鹽湖中的鋰,這種開采方式耗時較長。而澳大利亞的鋰則來自礦石精煉程序。比起南美,澳大利亞的效率更高,所以盡管澳大利亞的儲量僅占全球儲量的10%,但產量卻是全球最高的,占比達40%,中國企業獲取鋰資源的行動也同步在這里展開。
 
汽車強企陸續主動來華合作
 
《日本經濟新聞》稱,發現商機的不僅是中國企業。全球范圍內鋰資源爭奪戰有愈演愈烈的跡象。英澳資源巨頭力拓集團和日本企業也在努力獲取鋰資源權益,從事醫藥行業的日本興和公司也收購了SQM逾2%的股權,還計劃參股力拓礦業集團。豐田通商公司在阿根廷獲得了鋰開采權,阪和興業公司則投資了在墨西哥有鋰礦項目的加拿大企業。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今年2月24日報道,在日產和三菱于2010年將電動汽車推向大眾市場時,日本制造商滿懷熱情地押注于電池需求激增。大眾和特斯拉等全球汽車制造商正試圖鎖定增加鋰離子電池生產所需原材料的供應,鋰離子電池將推動這場電動汽車革命。
 
然而,倫敦基準礦業情報公司創始人西蒙·穆爾斯說,所有汽車制造商都面臨的問題是,它們在鋰供應方面都沒有“合適的長期合約”。伍德-麥肯茲公司的分析師米蘭·塔科爾還說:“我認為很多汽車制造商現在幾乎陷于恐慌,因為它們想要確保自己不會因為生產電池的必需材料而錯過機會。”
 
報道稱,這些擔憂在曾是充電電池技術領域公認領袖的日本尤為明顯。
 
據報道,雖然日本松下仍是世界第一大汽車電池供應商,但現在全球五大鋰電池供應商中有兩家在中國,它們是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
 
矢野經濟研究所稱,中國制造商也控制著鋰離子電池所用四種關鍵組件的50%到77%的市場,分別是陰極材料、陽極材料、電解質溶液和隔膜。
 
報道稱,日本汽車制造商的資金實力不如中國競爭對手,它們一直以來依賴與本國貿易公司、電池制造商和材料供應商的協作來解決資源短缺問題。但隨著全球競爭加劇,它們不再能僅靠國內材料制造商就解決這個問題。
 
名古屋大學客座教授、曾在電池供應商三星SDI擔任高管的佐藤登說:“它們(日本材料制造商)的客戶將遍及全球。”他說:“雖然日本公司可能會說它們能夠憑借技術參加競爭,但對于未來的電池競爭來說,關鍵因素將是投資能力。”
 
報道認為,這促使一些日本企業試圖放棄此前依賴國產電池的模式。例如,在尋求提升成本競爭力之際,日產去年將它與日本電氣公司的電池業務出售給中國私人股本公司金沙江資本。東風日產總裁關潤不久前表示,這家汽車制造商可能會從一家中國制造商購買鋰離子電池,以滿足當地政府的要求。
 
路透社首爾4月11日報道稱,韓國LG化學表示,已同意與中國浙江華友鈷業建立兩家合資企業,保障鋰電池生產所需原料鈷的供應。事實上,目前已有越來越多的外資企業來華設廠和合作電動汽車電池業務。
 
日經報道稱,中國企業也增加了對鋰生產商的投資。華盛頓RWR咨詢公司的約翰·范德芬說,中國汽車行業希望避免可能令電動汽車生產放慢的供應鏈瓶頸。他說:“掌握原材料控制權能夠提供中國實現雄心勃勃的電動汽車目標所需的供應鏈安全,并可能令其他參與者無法前進。”
 
《日本經濟新聞》網站報道稱,雖然取代鋰電池的新一代電池的開發不斷推進,但其被認為要到2020年以后才能實用化。在一舉向純電動汽車過渡的最近幾年,鋰資源爭奪戰會持續下去。
 


對技術是否有興趣?
  有興趣,只是了解。
  有興趣,希望合作。
  沒興趣。
    

交通路線

蘇州中材非礦設計研究院

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亚洲偷偷自拍高清无码,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五月丁香合缴情在线看